没有角色的穷人

过去, 把眼前的穷人培训成将来的劳工的观点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是合理的. 它促进了工业经济的发展, 充分的满足了秩序维护和规范法规之间融合需要. 在现代化后期, 后现代, 尤其是在消费社会, 这两个作用都难以继续存在. 现代经济不再需要大量劳动力, 它已经学会在减少劳动力和支出的同时如何增加产量和利润. 同时, 对社会规范和社会规定的服从很大程度上是靠商品市场的吸引和诱惑, 而不是靠国家的强制和各种庞杂的社会机构的灌输来保证的. 在经济上和政治上, 现代化后期或后现代消费社会在不拖着大部分成员经受工业劳动的沉重负担下仍能繁荣发展. 从实用目的来看, 穷人已经不再是劳动力的后备力量, 职业道德的呼声听起来越来越模糊, 与现实脱离了联系.

当代社会首先把它的成员当作消费者, 然后部分的把他们作为生产者. 为了符合社会规范的要求, 完全成为社会的一员, 社会成员要快速积极的购买消费市场的商品, 为清理商品供应的要求作出贡献, 在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成为“消费者为主导的复苏”的一部分. 这些, 对于没有可观收入, 信用卡, 舒适生活前景的穷人来说, 是不可能的. 因此, 被今天的穷人破坏的规范(破坏这些规范会使规范本身反常)是消费者能力或者才能的规范, 而不是职业规范. 最重要的是, 今天的穷人是“不消费的人”而不是“失业者”; 他们首先被定义为有缺陷的消费者, 因为他们没有履行社会责任中最重要的部分, 也就是说, 成为市场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的积极购买者. 在消费社会的账目平衡中, 穷人无疑是负债, 无论怎样, 他们都不能被记录在现在或者将来的资产簿中.

因此, 在历史上, 穷人第一次绝对的, 完全的成了让人担忧, 让人讨厌的人, 他们没有任何益处, 能够减轻以至抵消他们的恶习. 他们不能提供和纳税人交的税一样的东西. 他们是一项错误的投资, 把所有周围的吸入进来, 却可能除了麻烦什么也不吐出来. 社会中那些体面的, 符合规范的成员——那些“消费者”——对穷人没有任何要求和期待. 穷人完全没有用处., 没有人真正的把穷人考虑在内, 公开讲需要穷人. 对穷人, “零容忍”. 如果穷人不再存在, 社会将更加富有, 事业也会更加美好. 这个世界不需要穷人, 穷人的存在没有任何必要. 所以, 将穷人遗弃不必有任何懊悔和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