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工作伦理

把工作同时尊为最高职责, 道德礼仪的状态, 法律与秩序的保证, 以及贫穷瘟疫的良方, 它与劳动密集型工业相适应, 呼吁增加劳动力以增加产量. 如今简化, 精简, 资本和知识密集型工业则把劳动力视为提高生产力的限制性因素. 在对曾被奉为权威的斯密——李嘉图——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直接挑战中, 过剩的劳动力被当作受谴责的对象, 所有理性化(更高的投入产出比)探索都首先将可能性聚焦在减少雇员数量上面. 从所有现实的意图出发, “经济增长”和就业率的提高是南辕北辙的: 技术进步以代替和消除劳动力的标准来衡量. 在如此情形之下, 工作伦理的训诫与诱惑日益变得空洞. 他们不再反映“工业需求”, 也几乎不能被视作为“国家的财富”的钥匙. 他们的持续, 更确切的说是他们近来在政治话语中的复苏, 也只能从这样的角度进行解释: 工作伦理被寄希望于在我们这个后工业, 消费者社会的时代中发挥一些新的作用.

正如弗吉和米勒的观点, 近来鼓吹工作伦理的复兴, 服务于这样的思维: “区分值得帮助和不值得帮助的穷人, 归咎于过去, 以证明社会对其的漠不关心”. 因此“接受贫穷是由个人缺陷所不可避免带来的灾祸, 继之以对穷人和被剥夺着冷漠无情”. 换言之, 即使工作伦理不再为减少贫穷提供途径, 仍可以调和社会与永远存在的穷人之间的关系, 从而使社会能一如既往和平安宁的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