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异化论

工人为什么在现代的大生产环境中如此通过, 甚至「自己生产自己的苦难」.

劳动本来应该是我们改造自然的工具, 我们自己的存在感就依赖于劳动. 人从婴儿开始就会四处行动, 探索世界, 所有人在劳动中不快乐其实是一个非常不自然的现象.

马克思在这里延续了他之前欧洲社会主义者们的批判方向. 他也把私有制作为了自己批判的入手方法, 并在古典经济学的框架下来诠释私有制. 马克思把私有制诠释为资本, 土地和劳动这三大生产要素的分离. 因为私有制, 资本和土地被少数人所掌握, 而剩下的并不掌握生产资料的广大工人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生.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东西: 以自己的意志支配他们劳动的「主」以及广大劳动被支配的「仆」, 这块也就跟主仆辩证法联系在了一起. 本来劳动是被自己所控制的, 现在劳动却被他人所控制, 而自己的劳动力却变成了一种商品: 这就是劳动异化.

在马克思的语境之下, 劳动异化有四种体现形式:

  1. 工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的异化关系. 「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 他的产品力量和数量越大, 他就越贫穷. 工人创造的产品越多, 他就变成廉价的商品……这一事实不过表明: 劳动所生产的对象, 及劳动的产品, 作为一种异己的存在物, 作为不依赖于生产者的力量, 同劳动相对立. 劳动的产品就是固定在某个对象中, 物化为对象的劳动, 这就是劳动的对象化.」

  2. 工人同其劳动行为本身的异化. 工人的生产方式不再由自己主导, 而是劳动成为无意义的活动, 无法带来真正的满足. 「这种关系是工人同他自己的活动——一种异己的, 不属于他的活动的——关系. 在这里, 活动就是受动, 力量就是虚弱, 生殖就是去势. 工人自己的体力和智力, 他个人的生命(因为, 生命如果不是活动, 又是什么呢?)就是不依赖于他, 不属于他, 转过来反对他自己的活动.」

  3. 工人同其「类本质」的异化. 「异化劳动把自主活动, 自由活动贬低为手段, 也就是把人的类生活变成维持人的肉体生活的手段. 人的类本质——无论是自然界, 还是人的精神的类能力——变成对人来说是异己的本质, 变成维持他的个人生存的手段. 异化劳动使人自己的生体, 同样使他之外的自然界, 使他的精神本质, 他的人的本质同人相异化.」

  4. 工人之间的异化. 「当人同自身相对立的时候, 他也同他人相对立. 凡事适用于人同自己的劳动, 自己的劳动产品和自己的关系的东西, 也都适用于人同他人, 同他人的劳动和劳动对象的关系.」

马克思从经济学的角度进一步论证了为什么私有制(也就是资本, 土地与劳动的分离)一定会让工人自己生产自己的苦难.

我们先来看劳动三要素, 资本, 土地与劳动, 在最终的生产结果中分别对应的是什么东西. 资本对应的是利润, 利润在这里包括很多, 包括我借给你钱建厂子你给我的利息, 也包括企业家在粉红以外自己所占有的那部分. 劳动对应的是工资, 也就是工人出卖生产力后所得到的报酬. 土地对应的就是地租, 就是建厂子的地要花的钱. 因为资本, 劳动, 土地这三要素是分离的, 所以最后的这个报酬也是分离的. 虽然他们是分离的, 但是工资在本质上还是由资本家控制的.

在运作良好的资本体制中, 所有资本家都应该赚到利润. 那么, 既然市场体制原则上仰赖平等交换, 构成利润的格外价值从何而来? 必须有一种商品可以创造出比他本身价值更大的价值. 这种商品便是劳动力, 而这正是资本再生产所仰赖的东西. 也就是说, 劳动力商品化, 结果便是把劳动变成异化的社会劳动. 资方组织人们工作和劳动, 纯粹是为了生产商品交换价值, 赚取货币报酬——资方以此为基础, 建立他们主宰其他阶级的社会权利. 简而言之, 劳动者陷入这样的处境: 除了借由工作不断创造条件让别人主宰自己外, 他们别无可为. 这就是资本统治下的劳动者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