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伦理

工作伦理是一项戒律, 其附带两项坦言不讳的前提, 和两个心照不宣的预设.

戒律

即使你看不到工作所能带来的那些你确实没有, 或者你认为不需要的东西, 你也应该继续工作. 工作就是好事, 而不工作, 是种罪恶.

前提

  1. 人类是为了获得生存与快乐所必须的事物, 必须去做哪些被他人认为有价值并值得为此支付报酬的事情.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凡事都是要交换的, “以牙还牙”, 为了获取, 你必须先给予.
  2. 满足于一个人所获的的事物且安于拥有较少而不是更多的东西, 这是错误的, 像是道德上的闹剧, 并且愚蠢至极. 一旦已经获得的看似应人满意, 就停止发展自我, 停止继续奋斗, 这是毫无价值和不合理的做法. 除非是为了汲取力量做更多的工作, 否则休息就是有失尊严的事情. 换句话说, 工作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一项高贵并且能够令人高贵的活动.

预设

  1. 大多数人拥有可出售的工作能力, 而且通过出售这一能力能够维持生活, 并能够作为交换条件获得他们渴望得到的. 无论他们拥有什么, 都是对于过去的工作和继续工作的意愿的奖赏. 工作是所有人类的普遍状态, 而不工作则是反常的. 大多数人在履行他们的职责, 要求他们于那个有工作能力却因为种种理由没有工作的他者来分享他们所得的利益或者好处, 这对他们而言是有失公允的.
  2. 只有被他者承认其价值的劳动, 即可以要求薪水和工资的劳动, 可以用来买卖的劳动, 才具有工作伦理所认可的道德价值. 这尽管简单, 在我们这个被以“现代性”命名的社会类别中, 却是对工作伦理在历史上所嘉定的形式的概述.

工作伦理是将现代体制带入的关键工具. 对现代工业社会对日常功能和延续来说, 资本和劳动这种不可或缺的相互交织, 被工作伦理表现为所有成员的道德责任, 使命和职业. 工作伦理号召人们自觉自愿的, 欢天喜地的, 热情高涨的去拥抱那个事实上就无法避免的必然——新经济的从业者在新国家立法者的帮助和教唆下, 尽可能致使这种情形让人无法避免. 但是自觉自愿的用户这种必然, 就意味着放弃了对那些经历起来犹如附加痛苦的规则的所有抵抗. 在工作场所, 有自主性的工人是不被容许的. 工作伦理呼吁人们去选择投入劳动的生活, 但是投入劳动的生活意味着无从选择, 无法选择和禁止选择.

对工作伦理的教条那种满怀热忱的宣讲, 和那些即将失去自由而成为劳动者的人的抵抗成正比. 小演讲的目的在于征服抵抗. 工作伦理是一种工具, 使用这一工具的目标, 就是对工厂体制的顺从, 以及导致独立的丧失.

工作伦理似乎主要是欧洲的发明, 大部分美国社会史学家赞同的是, 润滑了美国工业车轮的是企业精神和向上层流动的欲望, 而非工作伦理. 工作, 奉献于工作, 更进一步献身工作, 似乎从一开始, 就被移民和出生于美国的工人们看作是一种手段, 而不是工作本身具有什么价值, 也并非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职业. 工作是使自己变得更加富有的手段, 也因此更加独立. 工作是去除为他人劳作这种令人讨厌的必然性的方法. 就工作令人高贵的品质而论, 无需假装, 甚至是血汗工厂的半奴隶制, 也会以未来的自由之名而被接受, 且平静的接受. 工作不需要被热爱或者被信仰以成为美德的标志. 只要对最可怕的条件的承受被看作在不远的将来将换取幸福的自由而暂时付出的代价, 工作可以被公开憎恨, 却不会导致规训坍塌的风险.